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nap.com/,水晶宫

笔者幼时也和其他市桥人一样,只知市桥有“水边居上街”和“水边屋下街”。上街路面不宽但来往人员甚多,曾有一座民国初期的石桥乡公所衙署,一所禺南唯一的女子小学,更有市桥谢氏豪绅清末举人谢挺芳的宅院——尚园。这尚园大门两侧建了有功名人家才许建造的“旗杆夹”——升降旗的台墩。这些历史建筑物大多保留至上世纪80年代开建马路时。下街路面十分宽阔可街尾因与外界“交通不便”除了几户普通人家外,来往人员甚少,大半条街的南侧竟被一道红色的围墙“包裹”着,外人只见花开蝶舞竹曳鸟鸣,楼台恬静偶闻乐声而已,原来这就是乡绅、举人谢挺芳拥有的“别墅”——燕园(别名燕居)。

此园大门紧闭难见一开,笔者幼时找小伙伴玩耍路经此处,正遇一老一少两名女子开门出来,老人回身与送行者说话,少女见我探头进去窥看园内情景便问:“小弟弟,有什么事,还未上学读书?”我和她对视着摇了摇头,她随手在提篮里拿出一个杨桃塞到我衣袋里说:“不要贪玩,回家去吧!”笔者也就借此时刻窥得园内一角风光。

1958年“”期间,政府带领群众在这一带进行城镇现代化改造,燕园南侧的围墙被拆去,从此市桥人看到撩开神秘面纱后燕园的真貌!水晶宫果然,燕园之内确不寻常,一个面积约300平方窄长、人称“市桥瘦西湖”展现在人们眼前,湖中段有石拱桥连接两岸,两岸奇花异草青竹垂柳,可惜因缺乏管理显得杂乱荒凉,闲置的楼宇也因年久失修险象环生而被拆去,新建成一座古典风格加现代装修的“番禺图书馆”,由于馆的东面仍是原来的“瘦西湖”,人们便给了它一个极具神话色彩的称号——水晶宫。那座石拱桥,石砌湖堤和那棵历经百年形态奇特且附有神话传说的鸡蛋花树都保留下来,重建了失修的六角赏景亭,增建了湖堤护栏,水晶宫就这样,一座荒废多时的百年大宅院得到重生,变成人民群众休闲娱乐的小公园。

上世纪60年代前期,粤剧名伶红线女,曾慕此小公园的优雅景致,借在人民会堂(即今水晶宫南侧的市桥文化中心)演出之便,经政府同意借用了几天作为剧团排练场地,也意外取得了宣传岭南文化推动粤剧粤曲发展的良好作用。一些“发烧友”竟趁此偷师学得“唱、做、念、打”的一招半式,在圈内“炫耀”一番。几位随团的编剧导演,了解情况后,作了“倘若这燕园参加当年广东名园遴选,定会得第五名(清代广东有官民皆认可的四大名园)”的设想。

上世纪80年代因发生过儿童溺亡事件,为保游人安全只得“割爱”将整个湖填平,拱桥也不复存了,番禺文化局在此建起了新的办公楼。至此,因“水”——燕园中的“市桥瘦西湖”而成名的水边屋上街、水边屋下街已无水可依,上街因开建为大西路的延长段而“拼入”为大西路;下街已是旧貌换新颜,仍以“水边屋下街”倚在“水边”——“水晶宫”的旁边。

古语云:“有缘何处不相逢”,笔者为写成此文,多次到水晶宫前的小公园访问老街坊,其间竟意外遇到当年在燕园门口那位送杨桃给我的少女、今年88岁家住大南小区的陈凤仪。她也记起小弟的傻相。“水边屋”当年的情景主要就是这位燕园主人谢挺芳的外孙女——陈凤仪讲述的,在此特表致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